• <xmp id="w2yge"><input id="w2yge"></input>
      站內搜索     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 
      > 新聞中心
     
    · 上海自貿區將推金融“新51條”,金改力度超前 圖片新聞
     
     當前位置:課題研究與實踐 | 
    疫情沖擊下的中國經濟新結構和新風險
     來源:  咨詢熱線:
     

    一、要重點關注中小微企業

    這次新冠肺炎疫情,帶來的是一場全球性的公共衛生危機,各國經濟以及社會生活等都受到非常大的影響,受到最嚴重沖擊的可能在中小微企業。

    從全世界各國的經濟政策也可以看出這一點。以美聯儲為例,上一輪全球金融危機時,美聯儲和美國財政部的政策力度非常大,主要支持金融機構,并提供了很多流動性以支持整個市場和系統,重點是防止發生系統性崩盤。這次美聯儲的政策力度同樣非常大,包括很快降低利率,甚至提供幾乎不限量的流動性支持,但非常明顯的變化在于,上次重點支持的機構是有系統重要性的金融機構,而這次的重點是中小微企業,當然實際效果還有待觀察。

    中國也有類似的反映。這次中國各部門和機構都遭到大沖擊,其中,中小微企業所受沖擊最大,過去幾個月我也一直呼吁將政策的重點放在支持中小微企業上。因為我國的中小微企業數量非常多,也很重要,貢獻了60%以上的  GDP、80%以上的城鎮就業率,如果中小微企業出問題,可能演變成系統性問題。

    中國中小微企業的平均壽命只有5年左右,即每年約20%的中小微企業倒閉是正,F象。我比較擔心的是,大批中小微企業在經濟復蘇之前一起倒閉,造成大量員工失業,甚至出現大量不良金融資產,如果這三者之間再共振,形成一個惡性循環,最后很可能變成一個系統性問題。所以,如今看我國中小微企業的問題,并不是關注每一家企業會怎么樣,更多是關注系統性的問題。

    疫情之初,我們對疫情最嚴重的城市采取封城措施,并在全國大范圍施行隔離政策。期間很多中小微企業有幾周甚至幾個月沒有營業收入,以至于業務基本停滯,但開支卻沒有停止,對現金流造成很大沖擊。過去,企業退出主要是由于資不抵債而破產,如今大型的公共衛生危機突然而至,導致的不僅是資不抵債,還有流動性現金流斷裂的風險。這也正是我們要關注的地方,因為它很可能是系統性風險的一個源頭。

    一方面,中小微企業貢獻了80%以上的中國城鎮就業率,支持中小微企業在一定意義上也是為了社會穩定。在過去這段時間,央行、財政部也確實采取了很多措施,流動性方面的力度相比歐美要節制,其他方面與發展中國家和很多發達國家對比,也有差異。其他國家第一是直接支持企業保留就業,比如為了讓工人繼續有工作,保證不解雇工人的企業可以獲得政府補貼;第二是提供失業救濟;第三是直接支付現金。這三大政策既關注老百姓的生活,同時也是讓小微企業生存下去。

    中國的所有政策目標也是如此。在財政方面主要是三大類政策措施,一是固定資產投資,二是減稅,三是提供公共衛生開支,還包括減免租金、減緩繳納社;,以及財政部對小微企業提供貸款利率、利息開支等補貼,都非常重要。這樣的政策應該成為現在幫助企業度過難關最重要的措施,因為先要讓他們活下去。

    另一方面,當疫情控制住開始復工復產,這些企業還存活著,老百姓還有現金,經濟復蘇才有條件。如果老百姓日子都過不下去,即便疫情控制住也沒有消費需求。如果企業都已經倒閉,工人都被解雇,再談經濟復蘇會很困難。

    二、經濟復蘇的驅動力會有新變化

    這一次經濟復蘇的過程可能相對緩慢,而且充滿不確定性,在這個過程中,中國的經濟結構也會發生一些變化。過去二十年我們也受到過幾次大的沖擊,比如1997年亞洲金融危機、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,中國都受到很大沖擊。我們過去的做法,基本是通過增加固定資產投資來增加需求、穩定經濟和就業,而且兩次都比較成功。這次沖擊與以往相比不同,這次是一場公共衛生危機,不是系統性金融危機。

    政府應對這次疫情的政策,簡單來講大概有三大類:第一類是抗疫,控制住病毒風險。目前為止措施比較有效,但還是不能掉以輕心。第二類是紓困,即幫助老百姓和中小微企業活下去,支持經濟復蘇。第三類是經濟重建,過去四萬億財政刺激,或政府提供的很多固定資產投資,都是這一類支持經濟增長的政策。這次危機也有新基建、都市圈的提議。

    下一輪經濟復蘇會有一些較大的結構性變化。主要原因在于:

    一是這次出口恢復更困難,不像以前經濟一復蘇出口就恢復。前段時間,東南沿海地區很多地方政府想方設法把內地民工接回來,目的是希望制造業開工,但開工后發現一些出口訂單被取消。這就是如今面臨全球性危機的重要體現。

    全球性公共衛生危機,意味著全球經濟能否很快回到沖擊前的狀態,并不取決于做得最好的國家,而是取決于做得最糟糕的國家。我們需要一起把疫情控制住并恢復經濟。

    二是這次即便做固定資產投資,力度也不可能像之前四萬億那樣大。如今貨幣政策和財政政策的空間,相比十幾年前有很大變化。很多學者和官員也在反思我們在2008年的政策,當時出手很快、很重都是對的,但有沒有過度、退出太慢的問題?這些是否導致經濟復蘇更加緩慢一些,目前不好確定。

    數字經濟我稱之為宏觀經濟的穩定器。在宏觀經濟受到沖擊的時候,數字經濟至少減緩了部分沖擊,這在數字金融領域體現得尤為明顯。很多網絡貸款在疫情期間依然線上進行,而實體銀行門店基本上都關門。經過這次疫情,個人認為數字經濟的發展會迎來新的高峰。尤其是新基建的實施,投資數字技術發展所必需的基礎設施,將帶來數字經濟發展的新高潮。

    三、疫情后兩大風險預測

    疫情過后,個人猜測,世界經濟格局也許會發生結構性變化,其中隱含的風險值得每個企業、每個人關注。第一個風險是疫情過后逆全球化的政策找到新動力。第二個風險是如今很多國家都在采取所謂不惜一切代價的財政政策、貨幣政策。

    太寬松的貨幣或財政政策推出時容易得人心,但退出就會在政治上遭遇比較大阻力,因為緊縮一般不太受歡迎。所以,如果未來寬松的財政和貨幣政策退出時步履維艱,甚至永遠不退出,意味著全世界流動性持續泛濫,要么造成通貨膨脹壓力,要么造成金融市場的壓力,總歸是有風險,甚至可能造成金融危機級別的巨大沖擊。我們需要對此類國際經濟政治環境做充分估計,預先準備應對舉措。


    上一篇:創新、國際化和B2B成為SIAL China躋身世界前三的關鍵詞
    下一篇:疫情之后,企業經營模式將發生重大變化
    打印本頁  返回
     
    上海網站制作
    建筑時報
    房地產時報
    新聞晨報
    新民晚報
    解放日報
    好飾家網
    家天下
    滬ICP備12008989號 關于我們 | 聯系我們 | 網站地圖 滬ICP備12008989號
    上海企業競爭力研究中心 Copyright © 2004 - 2020 Shecs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